财新传媒
2014年06月26日 13:06

《崇祯再考》1 序言:大势已去:没有运气好的亡国之君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崇祯再考

 

 

1、  序言:  大势已去:亡国之君没有运气好的

2、  稍纵即逝的机会为何总被浪费?

1)       扭捏中远去的议和

2)       被理想与现实撕碎的平叛

3)       被自己堵死的南迁之路

3、  错误的抉择为何总是看起来是对的?

1)  袁崇焕看起来是那么该杀

2)  温体仁看起来是多么可爱

3)  卢象昇的勇猛和忠诚是如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6月19日 14:00

向一个时代作别

向一个时代作别

 

——离别前写给还在传统媒体辛勤奋斗的兄弟姐妹

 

     2014 6 9 ,我向自己工作了8年的报社递交了辞职报告,随着那些闪耀着金子和阳光一般的岁月的逝去,我将彻底离开传媒圈,踏上自己的转型之路。我在辞职信的结尾写道:事不可逆,君不必留;故往不易,且道珍重。

在随后的一周内,共计有5家规模不小的集团老总向我发出邀请,或授以高位,或动之高薪,职务从总经理到集团副总裁,薪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5月21日 08:29

新媒体时代传统媒体的坚守与表达————报社创刊四周年致读者

很多年后,当我们回忆起今天时,也许会有人想起这是一张报纸四岁的生日,如此幸甚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,把记忆凝固美化,即便只是短短的四年,当我们试图驻足回望的时候,这座城市的人们给我们的已经是满满的祝福和褒扬。

而我们自己却不敢轻易把这些赞誉戴在头上,因为我们还太年轻,人们对于年轻的褒奖往往是希望的另一种表达;我们更不敢让这些热情的祝福在脑海中停留太久,因为这座城的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1月03日 17:22

此年无大事——我的2014年新年献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年无大事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我的2014年新年献词          再有两分钟就是新年了,我站在办公室的窗前,看着窗外的十字路口,努力想安静下来。一辆拉土车冲着猩红的信号灯呼啸而过,打破了刹那的宁静,留下一路甚嚣尘上的渣土,信号灯伴随着时间的节奏变绿,等候的车流又重新蠕动起来,看...
阅读全文>>
2012年07月30日 20:16

江湖儿女江湖事——陕南小城旬阳一二事

江湖儿女江湖事——陕南小城旬阳一二事

《山海经·南山经》中有这样一段记载,在咸银山向东四百里的地方有座洵山,山南坡遍布黄金,北坡遍布玉石。更为奇特的是,这座山里生长着一种叫做羊患的野兽,这种野兽体型和普通的羊没有区别,却没有嘴,能不吃不喝的自然生长。洵水便是发源于此,向南流去。

 这一路向南的洵水在注入汉江的路口,遇到了一个小县城,这便是我的家乡——旬阳。这个山围水绕的县城确有些特点,洵水与汉江把那秦岭和巴山厮绕成一个偌大的太极形状,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7月10日 11:47

直立行走

 昨晚快11点了,老婆很兴奋的打来电话,说刚才小丫头不要人扶,自己走了两步。这个刚刚才1岁的小家伙正在学走路,最近越来越不满足于爬来爬去,总是想摆脱你保护她的双手,要自个扶着墙,慢慢的站起,小心的挪脚。

    在我们看来多么简单的事情,与她而言却是如此意义重大,小家伙一遍遍表情凝重的尝试站立、试图移动,每一点成功便回头期待你的笑声和表扬,然后继续……

     放下电话,突然有些小感动。想起余杰先生的一句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7月01日 20:35

对幸福的定义和排序

 孩子一岁了,按照老家的规矩要办隆重的抓周仪式,还要大宴宾朋。生性惧怕麻烦和仪式的我本能的抗拒着来自长辈亲戚的压力——回老家大摆筵席。最终我胜利了,因为在这个劳碌的现实里,工作会是我们最好的借口。

  即便如此,两家的老人还是在老家蒸好了几大箱花馍,在火车上一路扛过来,给这个刚刚一岁的小家伙办抓周的仪式,同车来的还有我的妹妹和妹夫。

 抓周是很有意思的一个风俗,在孩子周岁的那天,把许多东西拜访在孩子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25日 22:25

反对派的常识

端午节放假三天,我家的独裁统治者强行封闭本人与网络的所有链接。她的理由很简单:只有吃饱撑着才会一年365天的忧国忧民,那玩意又不是健胃消食片。那些琐碎的、微不足道的片段才会折射出最真实的小幸福,菜市场里的哲学远比遥不可及的主义更加让人踏实。嗯,有些味道哦,那就这么着吧,在你不能反抗时,为什么不学着呻吟呢?

 关掉网络,其实一切还真是蛮美好的。去了一趟超市,人潮涌动中有保安像新闻联播里一样帮助独自购物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9日 12:25

神他家的计划生育

神他家的计划生育

  Shen第一次来家里吃饭,用汉语介绍自己说,“你好,我是shen”。 尽管他上扬的声调和耸肩膀的姿势很符合美国式幽默,但出于外交礼仪我还是装的落落大方不动神色,可是家里的老祖宗却忍不住裂开嘴笑道,“他说他是神?哈哈,我家里来了个神。”于是接下来的几年里,“神”就成了他非正式的中文名。   

      在西安的几年里,神每年都要出席我家的年夜饭,第一年我以一个陕西汉子的淳朴作风把他灌了个七荤八素,直到初一中午才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8日 14:22

文明的野蛮人——写在“神九”发射成功之际

文明的野蛮人——写在“神九”发射成功之际

对陈季同产生浓厚的兴趣源于他极富民国范的英文名Chean Ki Tong,相比起来,我们那些Tom、Jack之类的名字太过容易让人想起凤凰传奇的最炫民族风,就像是在一堆卖弄的美国农村口音里面突然冒出来的标准伦敦音,山寨版的白领们立刻完败,Chean Ki Tong仅凭这个名字也能嘲笑百年之后北上广写字楼里的无数屌丝。

     陈季同先生肯定觉得这远远不足以秒杀高帅富,于是他精通了法文、英文、德文和拉丁文,并且用法文写作,于此同时他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8日 10:46

那一年的故事

那一年的故事

一、1589年(明 万历17年):痛骂皇上

    明朝的言官爱出风头,而风头最紧的当然是骂皇上。

    这一年12月21日,最高法院平反工作小组组长(大理寺左评事)雒(luo)于仁给神宗皇帝上了一道酣畅淋漓的奏折,他说:我到北京1年多了,才见到你3回。你整天啥事不干,总说自个身体不好。你的病我能治,病根就在“酒、色、财、气”四个字上,你天天长夜作饮、夜夜宠幸贵妃、不断征索库银,还喜怒无常,“今日打宫女,明日挞太监,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6日 15:44

小时候的故事

小时候的故事

 

 

【故事一】小学时高年级的学生经常欺负低年级的,一次一个四年级的见我拿了很多纸烟盒,便来抢还边推搡我边说“还手啊三年级的小屁虫”。想必这句话深深的伤害了我幼小的心灵,我拿了个大扫把打的那家伙在他们班绕圈跑,边打边说“老子是留级生!”,老师见后说我不知廉耻,但我也在学校一战成名。

 

【故事二】小时候调皮异常,一次在个修在半山腰上悬空的茅房出恭,山下的有小孩扯着嗓子叫“爸爸”,我便扶着最边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5日 12:44

记不住是一种罪恶

记不住是一种罪恶

昨天在家翻看之前的微博,发现2011年7月14日之前的已经全部不见了,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2009年的第一篇微博是什么,更想不起来2009年到2011年这之间我说了些什么,无论当时我是牢骚满腹、义愤填膺还是春花秋月装逼卖弄,一切都已经不存在,因为我记不住了。

突然觉得挺恐怖,我的这段历史就这样成了空白,现在能记起来的只是上周和某某喝了酒、和某某吹了牛,记忆真的很脆弱,弱不禁风。于是我做了一件很无聊的事情,把2011年7月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4日 20:28

让你的心安静下来——悼李炳稳君

让你的心安静下来——悼李炳稳君

写在前面:下个周就要到端午节了,一年前的这个时刻我的一个好朋友纵身跃入汉江,用最后的优雅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这篇祭文是当时仓促之作,之后再也没有也不愿意修改,今天再发上来用以祭奠我的朋友以及你高贵而自由的精神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 让你的心安静下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4日 15:04

西方是哪一方

西方是哪一方

小时候顽童相互诅咒詈骂除了不堪入耳之语外,还有一句“小心老子送你到西方去!”,那个时候“西方”是乡野间理解的死亡去所,后来读书识字尤其是苦读人民日报和各类政治课本之后才真正明白,那是一个邪恶的所在:从历史上这个它轻我贱我辱我欺凌我,百年国耻尚历历在目,令人发指的是其至今仍亡我狼子野心不死,对我百般指摘不说,还在国际上屡屡与我作对,我们支持朝鲜它们就要支持韩国,我们支持利比亚它们就要搞政变,我们支持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3日 14:12

该吃药了——儿童节里问候胡锡进总编辑

该吃药了——儿童节里问候胡锡进总编辑

前几日是国际儿童节(当然“国际”两个字有些夸张),本来想在节日里祝孩子们节日快乐,但肯定有很多孩子忙着给领导表演节目去了,想来他们不一定能有多快乐,所以就祝节目早点结束吧,希望露天表演的地方太阳不要太大,也不要下雨。


  其实这么说也许有些武断,我们这些大人怎么就知道表演节目的孩子们不快乐呢?我小时候给领导们表演节目就很快乐。从很多同学中被挑选出来,穿漂亮的演出服(当然大部分是要父母掏钱购置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3日 11:56

相信爱 相信常识——给我即将出生的女儿的一封信

相信爱 相信常识——给我即将出生的女儿的一封信

注:还有一个月女儿即将满一周岁了,翻开这篇我在她出生前两个月写的信,依然充满了小幸福、小兴奋以及惴惴不安的感觉,像余杰先生说的那样,孩子给予我们的远远大于我们给与他们的,感谢女儿,祝福你永远健康、快乐、幸福。

亲爱的女儿:
 
        再有不到两个月你就要在这个世界开始你的生命了,很荣幸你将叫我爸爸。说实在的,对于你的即将到来,我心情很复杂,欣喜、期待和幸福总是溢于心间,但责任、担忧和愧疚也常常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3日 09:23

杀医生可以,但是得先问问……

以前因为工作原因,和很多人聊过医院的事情,无论是有钱有权识字有身份的,还是引车卖浆看图没有身份证的,大家意见基本一致:门难进,脸难看,病难好。末了总有一句大同小异的国骂,看病太TM贵,医生太TM黑!谁要是和卫生部官员一样大义凌然的驳斥大家说的都不对的话,那么请谁到医院去走个全流程试试,光排队一项都能把你排成个生活不能自理,当然你要是属于开车能在长安街掉头的主自然不在此列。但尽管如此,最近接连针对医生的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2日 22:28

集体有多可怕

1997年邓小平先生去世的时候我读初三,自小作文开头都是“改革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,**也不列外”的我觉得天快塌了。于是我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追悼会,先是带着一帮人到各个班级宣传,在校园各处散发写好的宣传单页,组织班上所有的女同学们叠白花……我不知道为什么事情进展的那么顺利,学校不仅公开的支持要求各个班级参加,让我在追悼会上演讲,并请来了县城的TV进行采访摄像,我们自然都很激动。   

我写好了演讲稿,语文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2日 17:55

悖论

2011年5月28日,山东荣成的一个老实巴交的海参经营户遇到了灭顶之灾。一个姓徐的伙计给这老板打过工,看着老板整日大把大把赚钱便动了心思。他找来北京的朋友王某、崔某、王某某,谋划到老板中抢劫。

5月21日,四人途中购买了尼龙绳、胶带、折叠刀、迷彩服、丝袜等从北京赶来荣成,于5月28日21时30分许,当受害人夫妇开门准备外出时,四人闯入屋内,采用殴打、勒颈、捆绑、胶带封嘴等手段将受害人夫妇控制并开始实施抢劫,一名受...

阅读全文>>